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游戏中让人印象深刻的BGM——《被诅咒的路德维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1.《被诅咒的路德维希》——出处:《血源诅咒》

如果说有一种悲剧,叫做英雄的堕落。那么路德维希的故事,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

《血源诅咒》是一款从背景世界观到剧情情节都极为复杂隐晦的游戏。即使是通关过多周目的玩家,也很难说明这款游戏究竟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它的剧情基本都围绕在道具介绍,场景观察,和与NPC为数不多的几句对白当中(这游戏其实没几个正常人)。粗泛的说,就是身为怪兽猎人的主角,在猎杀之夜于亚楠地区猎杀那些陷入疯狂,兽化成为怪兽的故事。而路德维希的起源,可以说要追溯到兽化病的源头,治愈教会的上升发展阶段。

身为教会旗下的第一名猎人,路德维希对教会可谓忠心耿耿。为教会招募猎人,并率领猎人猎杀怪物,立下汗马功劳。然而自认为执行正义的他并不知道,怪物的诞生,正是源于自己信仰的教会无节制的进行古神研究的结果。

在一次教会组织的调查探险中,路德维希带领教会成员杀死了在某座渔村海岸边等待孕育下一代的古神科斯,同时教会成员将科斯尚未诞生的腹中子残忍的挖出并带回作为研究。教会高层人士在研究科斯孤儿的尸体同时,要求路德维希守卫在楼底大厅处,拦住一切想要接近的生命。于是路德维希坚守在此处,杀死了不知多少想要靠近的怪物和怀疑教会目的的猎人。然而很多猎人在长久的杀戮中逐渐迷失心智,自己也变成了怪物,再加上科斯死前愤怒的对参与猎杀的猎人们下了永远无法逃离噩梦的诅咒,强如路德维希也摆脱不了身为猎人的宿命结局。当玩家操纵猎人来到他所看守的大厅时,他已经失去心智,变成了这个样子。

身体上突出着各种莫名的肢体,脖子上多了一只被眼珠塞满的嘴,看上去半人半马无比丑陋的怪物。这就是已经陷入诅咒的教会第一猎人——路德维希。

两代猎人的殊死一战在所难免。虽然失去理智,路德维希仍然还执行着自己的使命,阻拦一切来到这里的生命。而教会第一猎人即使发了疯,仍然实力不减,很多猎人都在这里铩羽折戟。但音乐在这里却表现的层次分明,开头部分慢慢的推动情绪,甚至颇具庄重感,仅显第一猎人的威严。直到一分钟过去,音乐的激昂程度加剧,此刻在开头几个回合之后,路德维希猛烈的进攻欲望也和这首背景曲达成了最好的契合。如潮水般波澜涌起的旋律配以路德维希毫无给人喘息时机的进攻节奏,这样形成的紧张和操作体验感堪称极致。

当玩家将路德维希打掉50%的血量后,Boss战进入二阶段。而BGM则从1分47秒切进,配以音乐节奏放缓的,是击倒在地的路德维希望着从自己背后跌落的月光大剑,看着这位陪伴自己走过多少杀戮岁月的战友,当年手持大剑,一同并肩与怪物作战的回忆瞬间回到了自己的意识当中。

「原来,你一直与我同在。」

路德维希重新站立起来,紧握大剑,终于找回了人类的本性和心智,「我真正的导师,那股引导我的力量......」此刻的路德维希,正准备与主角展开最后的对决。



而音乐于此结束过渡段,从2分41秒切入。原本混战中略显混乱无序的音乐突然变得激昂而有序,整个对决的观感由一阶段如噩梦一般的恶战变得史诗感十足。此刻手持月光大剑的路德维希使出各种华丽的招式,而Boss血条的名称也由「受诅咒的路德维希」变为「圣剑路德维希」。可以说,此刻玩家所面对的路德维希,才是真正的路德维希,当之无愧的第一猎人。

当玩家耗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战胜路德维希之后,路德维希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个头颅。此时如果换上教会服装和他对话,他会把玩家当成教会猎人,「告诉我,好猎人,我的教会猎人们,成长成为我所期待的荣耀战士了吗?」

真实答案显而易见,否。大部分猎人早已成为陷入梦魇的怪兽了,而路德维希这个问题的实质其实是在问教会的本质究竟是否是正义的。如果玩家说了实话,那么路德维希则悲怆的表示他曾经的忧虑和担心果然还是不可避免的实现了。而如果玩家为了安慰他选择是,那么路德维希则会欣慰的表示自己所受到的诋毁和诅咒并不是白白付出的,并陷入沉睡,同时把自己的圣剑交给玩家。

「谢谢你,好猎人,现在我可以安眠了。即使在最黑暗的深夜里,我仍然可以看见月光。」

路德维希之所以给人印象深刻。首先在于,有别于几乎游戏中其他所有的Boss。当别的Boss打到半血之后,会改变自己的进攻方式,变得更加疯狂意图作最后的困兽犹斗。然而路德维希临危之际,却反而找回了自己的心智,在月光大剑的激励下,找回了猎人的自我,重新抖擞起来以猎人的身份而非怪物之躯与主角一战,正如很多人所说的,这才是教会第一猎人的尊严。

其次。游戏中有一件装备叫做「路德维希圣剑」,从介绍来看仿制于路德维希的月光大剑。这件装备十分好用,是很多猎人打到通关的主力武器。而在面对路德维希的时候,很多猎人正是手持这把武器与路德维希对决,感觉像是在与自己神交已久的导师进行毕业对决一样。这其中颇有些传承的意味在里面。而结局同样也如此体现,老猎人倒下,新猎人胜利,两代猎人在使命上的传承在这里实现了。音乐也在不断推动的高潮中戛然而止,仿佛象征着路德维希在最后一战中,重新迸发出自己的光辉和猎人的骄傲一般。

而猎人接过导师的月光大剑,正准备去完成自己的另一项使命。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