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分享丨融合传统古典音乐与爵士乐的探戈音乐——皮亚佐拉

即兴音乐人2018-07-15 08:42:35

卡普松、王羽佳演奏皮亚佐拉《大探戈》




浅谈皮亚佐拉对探戈音乐的改革

皮亚佐拉(3月12日是他的生日?)是阿根廷作曲家以及班多纽手风琴独奏家。他以全方位系统的古典音乐训练为基础,创造性地融合传统古典音乐与爵士乐的作曲风格,将探戈音乐从通俗流行的舞蹈伴奏音乐提升为可以单独在舞台上展示的具有高度艺术性,并能表达深刻哲理的纯音乐形式,并由此创立了“新探戈音乐”乐派,成为阿根廷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以及南美音乐史上的重要人物。被尊称为“探戈之父”。 


一、旋律节奏 

节奏是探戈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探戈音乐的重要标志。早期的探戈音乐在节奏上并不复杂,使用较多的就是基本的附点与切分节奏型,突出不规则的切分性。皮亚佐拉打破了传统探戈音乐一成不变的旋律和不断重复的节奏这一规律,复杂了音乐的节奏,使作品内容更加丰富,旋律更加标新立异,扩张了探戈音乐的表现幅度。 

皮亚佐拉为了在音乐中体现一些更具动力性与现代性的节奏特点,将探戈原有的4拍子改成了3+3+2的组合形式,也就是将4拍子分成了8个半拍。这种节奏型的特点是在一个4/4拍的小节中,音乐中的重音会出现在第一拍、第二拍的后半拍以及第四拍上。 

押尾桑改编的皮亚佐拉《自由探戈》



二、和声技法 

传统探戈音乐的和声较为单调,缺乏变化。虽然在演奏时方便、悦耳、通俗,容易让听众理解,也很容易让舞者跟着起舞,但在音乐表达上显然较为浅薄乏力。20世纪的古典音乐,在和声技法上突飞猛进,创造了很多新的用法及和声用语。由于受过长期专业的古典音乐的训练,使得皮亚佐拉熟悉了拉赫玛尼诺夫、德彪西、拉威尔、斯特拉文斯基等人的崭新的和声语言,因此就技术手段而言,皮亚佐拉更为前卫。 

Khatia & Gvantsa Buniatishvili:皮亚佐拉《自由探戈》



三、曲式技法 

传统的探戈音乐曲式结构通常比较简单而且短小,主要包括一个节奏感较强的动力性段落和一个具有长线条旋律的抒情性段落,并将这两个不同性格段落直接进行罗列,形成相互之间的对比效果,因此,A-B-A的三段式成为探戈音乐中最为普遍的结构形式。 

在皮亚佐拉早期的作品中,已经对各类标准曲式结构进行了广泛的练习,例如在作品《第一钢琴奏鸣曲》中,皮亚佐拉已经熟练的在各个乐章中分别运用了奏鸣曲式、变奏曲式与回旋曲式等结构。 

在其晚期的一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皮亚佐拉仍然以传统探戈音乐中的A-B-A三段体作为曲式框架,不同的是,他在音乐的结构和内容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扩展。例如交响乐作品《探戈:布宜诺斯艾利斯变奏曲》,该曲基本沿用了传统的A-B-A结构,但是各段落却在篇幅上得到了扩展,并在作品的开头与结尾加入了较长篇幅的引子和尾声部分,使作品在音乐内涵和艺术性上都获得了提升。 


四、复调技法 

在皮亚佐拉之前,复调对位技术对于探戈音乐而言是异常陌生的,作为欧洲音乐从中世纪到巴洛克时期主导性的音乐写作风格,其身上那种古老的气息似乎与探戈音乐的卑微出身格格不入。因此,在探戈音乐的创作中,如何既能保持探戈的原有韵味,又能将复调技法融入到作品中,成为摆在所有探戈音乐家面前的音乐难题。 

由于皮亚佐拉曾经在布朗热的麾下研习了四年的“四声部对位”技法,这为他将探戈从单纯的主调音乐拓展到立体式的浮雕音乐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皮亚佐拉之所以将复调技术引入到探戈音乐写作中,一部分是由于个人对于欧洲巴洛克音乐及其传统的偏爱,更主要的原因则来自其将传统探戈进行“艺术化”的企图。 

不过严格来说,在皮亚佐拉的大多数带有复调风格的作品中,复调元素仅仅是局部性的,这类作品通常是带有一个三声部或四声部的赋格风格片段。例如作品《赋格与神秘》中的赋格片段。虽然他在新探戈音乐中对复调技术的使用有限,但对于提高探戈音乐的艺术性与音乐内涵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五、配器方法 

皮亚佐拉本身就是一位杰出的班多钮手风琴演奏家,因此在他的所有探戈音乐作品中,班多钮手风琴无疑都是核心的表现乐器。除了手风琴之外,皮亚佐拉还将独奏小提琴、独奏大提琴等明显带有古典音乐色彩的乐器引入到探戈世界中。 

在皮亚佐拉的室内乐中,钢琴通常被用作和声乐器,演奏各种转位和弦,有时还作为独奏乐器,还经常与低音提琴放在一起充当节奏骨架作用。其室内乐中贯彻古典音乐的精神,赋予每个声部同等的重要性,因此原本一些只担任低音、节奏任务的声部,也同在古典音乐中那样,有机会演奏高技巧性的段落。比如低音提琴,在其探戈曲中,低音提琴经常脱离传统的节奏型的演奏,而临时演奏一段技艺高深的独奏段。 

综上所述,皮亚佐拉在探戈间注入了古典音乐的严谨精致,在古典音乐间注入了探戈的无限激情。他提升了探戈的深度和广度,使之走出昏暗的酒吧,进而容纳整个民族,真正成为了厅堂艺术、知识分子的艺术。皮亚佐拉使传统的探戈音乐从呆板的形式中解脱了出来,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完成了“探戈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