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这个细思极恐的综艺,比犯罪大片还猛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文 | 张一条


在一些警匪探案片里,有时主角或者凶手留下的某些破绽,总是容易让观众捶胸顿足:“怎么这么笨!”而被认为是故事的bug所在。但事实上,科技发展成熟至今,完美犯罪或完美逃跑这件事,几乎无人能胜任。因此,我认为“破绽”才是最写实的存在。


当然会有人说,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我想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也不太可能发生,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哈哈。


因此,美国一个名叫《潜行追踪》(《Hunted》)的真人秀招募了两人为一组的9组市民参加了这样一个追捕游戏:参赛者可以在10万平方英里的美国东南四州里随意行动,并且比猎人多一个小时行动。虽然每组参赛者只能用一个存有500美金的银行账户,并且他们每次只能取出100美金,但是,他们可以向任何人求助。只要撑过28天,就将获得25万美金。


而追捕他们的猎人组,则是世界级顶尖调查者。比如出身中情局、国安局的探员负责部署战略,而亲自上阵事实“逮捕”的,除了警察,还有特种兵(哈哈哈哈哈)。当然,这场游戏的本意并不是为了证明“人总会留下破绽”,而是旨在向民众展示,负责整个国家安全的这些执法人员是如何保护公众的。


值得一提的事,《潜行追踪》这个节目最初诞生在2015年的伦敦七七爆炸案发生之后。当时整个英国人心惶惶,在这样的契机(风口浪尖)之下,在英国政府为了安抚民众情绪,安排了电视台推出了这档节目。之所以想谈谈美版的《潜行追踪》(对,美国花钱买了版权的!),是因为英版虽为首创,但偏向纪实风格,甚至是遵照时间先后顺序还原事实。


英版《潜行追踪》剧照


相比之下,美国人就聪明大胆多了,大刀阔斧地将9份参赛素材交织剪在一起,完美地融入猎人组的部署细节,你可以清晰真实地了解到探员们的工作内容、特点。诚如猎人组的Boss罗伯特(前联调局高官)所说:“参赛的市民们或许觉得这是一个游戏,但我的团队会严肃对待此事,因为这是我们谋生的工作。“更厉害的是这样的节目仍然能够实现完全的第三人称视角,真的相当不容易。再加上处理得当的背景音乐,整个真人秀呈现出了美国大片的质感,可以说是十分带劲儿。



而第一位出场的参赛者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大卫,来自迈阿密,因为从小混帮派长大,在担心被敌对帮派开枪打死和被警察抓走之间,一直过着惊弓之鸟的生活,所以他对于这场比赛非常有信心。好玩的是,他参加这个比赛的原因,只是想要说出“我从最厉害的探员手里逃脱了。”这句话。


在得知允许行动之后,指挥中心情报行动的主管泰瑞莎(前白宫首席信息官)立即安排下属,分析大卫与大卫的搭档艾米丽的社交媒体。泰瑞莎解释道:“逃犯只要开始逃亡,你先得看社交媒体。它让我们知道,你的同事邻居是谁,你的动机是什么,而且我们能找到给你施压的线索。”


不仅确认了两人的情侣关系,还得到一个非常惊人的消息:这个曾经进过监狱13次的帅小伙儿,现在是一个刑事辩护律师!哇!太刺激了。这就与探员们分析“参赛动机是对抗腐败的司法系统”不谋而合了。“没有什么比抓坏人更让人血脉喷张。”行动组主管兰尼也立即派出自己的小分队进行实地追踪。



大卫的女朋友艾米丽参加逃亡的原因是因为她从未有过这样刺激的经历,“无法查看社交媒体,无法po照片。”而这一点正是大卫担心的关键:会引发一些从未体验过的压力与焦虑。(竟然不是担心她坏了自己的事!突如其来一口狗粮!)果然是混过的,大卫的第一步就是以防走远了被银行定位出卖,先在自己家附近的ATM取出了100美元做备用金,并且利用自己的信任圈,很快就达到了距离自己家35公里的朋友家。

虽然有效地避免了猎人组获取自己的方向,但是ATM上的监控以及附近的闭路电视监控系统会把大卫的穿着长相以及帮助他们的朋友这些重要信息记录下来。因此猎人组在傍晚也到达了大卫朋友家的小区。




泰瑞莎的副手、前英国情报官员本说:“逃亡的时候,最需要钱。一旦你成为逃犯,我们就可以看你的银行记录。”因为ATM的监控而吃了亏的另一组情侣马特、克里斯蒂安对比大卫,就显得相当不聪明。


与大卫一样,利用信任关系网,企图投奔父母家,远离手机、汽车让探员无法定位,身为模特的他们自知身高太高无法融入人群,因此用了万圣节的装备打扮成了另一个人,本来开了一个好头,却因为要买车票,顶着显眼的装扮使用了ATM。更好笑的是,他们不觉得丝毫不妥,不会故意不乘车,作出假动作,或者中途下车,而是直达重点,被猎人们来了一个瓮中捉鳖,不到24小时就结束了逃亡之旅。




之所以能够这么轻易就“逮捕”他们,猎人组的行为侧写师通过他们的社交媒体创造出了他们两人的生活模式,本分析说,有优越背景的逃犯,习惯了依靠家庭提供的舒适。一旦离开了温室,他们根本无路可走,犯错就变得常态化,只要等待他们犯错就可以了。“即使这是一个游戏,但是所有的行为都是真实发生的。”


所以我们对比来看,大卫组就显得非常谨慎。大卫的朋友也许也有过混帮派的经验,他表现出来的冷静与警惕也并非普通市民能及。他及时发现了小区里出现的神秘汽车,并通知大卫。大卫当机立断决定利用朋友的后备车厢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这一过程,紧张精彩程度,堪比犯罪大片。




与此同时其他的7组选手所上演的逃亡故事也十分有趣,猎人组的追捕则是花式对症下药。比如聪明地避开一切通讯设备的两位帅小伙儿,利用美色,一路搭顺风车、借宿撑了20天。甚至根本不用“撑”,因为他们一路吃吃喝喝,在海边游玩,几乎把整个真人秀就变成了跟着帅哥去搭讪的夏日缤纷旅游节目。于是前中情局的情报分析师则是利用他们爱搭讪的优势,在他们常用的Tinder(美国约炮神器)上发了一堆“通缉令”,很快就被陌生的姑娘举报了……哈哈哈哈,真的是神转折!


也有艺高人胆大组,为了防止邮件被截获,利用手写信,请朋友们登录自己新注册的邮箱,利用保存草稿的方式进行交流,仔细一看,才知道这两个小哥是做密室逃脱生意,难怪脑子那么灵活。靠体力硬撑但因为撑不住而从树林里跑出来被抓住的选手也不在少数,所以28天便彰显出它的意义所在。




逃犯的常规逃亡路线,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在深山老林开启荒岛余生模式,另一种则是靠人际关系网进行无规律的藏匿。但无论是选择哪一种逃亡,都几乎放弃了作为人的各种权利,我们都很明确的一点是:余生会过得相当困苦。


从负责追捕的猎人们目前所展示出来的追捕手段来看,在这个大数据时代,逃亡的成本难以估量。除了做社交软件的分析,情报分析师会同时进行人物关系的梳理,网络专家则会先追踪手机定位,再从运营商找出你购买手机的支付方式,进一步得到银行信息……甚至是执法部门可以获得搜查令,授权让他们以任何合理的方式进入逃犯的房产,带走相关东西进行分析。



这一步可以非常有力地印证,人很难做到百密一疏。比如实力相当强的第一组选手大卫与艾米丽最后没有能够掌握主动权就在于,艾米丽在日历上做日程安排,撕掉了最关键的一页,却忽略了笔尖在下一页上产生的压痕。猎人只需要用铅笔轻轻描,就能得出答案。


这样的细节在《名侦探柯南》之类的探案集里也时有出现。更不用说监听手机这种最基本的探案方式。就像在截获某一组选手的通话之后,得意的探员所说的那样:“很多人都知道有通话监听这回事,但往往拿起手机就忘记。”



当你选择成为一名逃犯,就意味着你放弃了所有隐私权。现在一切都会被调查,你的整个人生将被分析。“我们比罪犯更了解他自己”这样的情况在马特·波莫主演的罪案调查类美剧《猫鼠游戏》第六季里就有过尝试。


性感雅痞的艺术盗贼卡夫瑞偶遇貌美的博物馆管理员瑞贝卡后,与其相知相恋。经好友无意间的调查发现,瑞贝卡的家中整齐叠放的一大柜的资料里,不仅有卡夫瑞从小到大的详细资料,包括他的前女友们、身边朋友同事的资料也都应有尽有。甚至连瑞贝卡的脸,也根据卡夫瑞喜欢的类型一点点调整而成的……真可以说是细思极恐了。


然而更细思极恐的是,卡夫瑞是一个不使用社交软件,并且定期检查住所是否有监听器,拥有各种反侦察技能的人。那反过来想,而在无法拒绝社交软件、缺了手机就寸步难行的现在,我们的信息被泄露的几率已然是过去10年的200%。因为信息泄露是不可逆的结果,并且还可以被无限复制下去。



《猫鼠游戏》剧照


《潜行追踪》虽然用模拟追捕的方式,展示了国家的安全系数,但也可视化了一部分我们的信息流通渠道。作为一个自由人,我们的个人信息都会在日常出行消费中被记录存档。若一旦成为逃犯,身后追着一群通识国防安全的探员,被找到无非是时间问题。毕竟在这个逃亡的背后,并没有28天的期限和25万美金的奖励。


节目的播出是否让当地的犯罪率下降我不清楚,但是作为看客,我倒是深感毛骨悚然,决心减少科技的捆绑,努力让自己生活的环境安全系数更高一些。个人信息这种东西,就跟家里的大门一样,防君子难防小人。如果看完这个节目,大家也都有这样的想法,我想,也算是这个节目另一面的功德圆满了。


所以,话说回来,28天,25万美金,猫鼠游戏,你敢玩吗?



一条电影课 | 三月第一爆款、奥斯卡大热门究竟牛在哪里?


推荐 |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