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头条 从《极限挑战》背景音乐纠纷谈法定许可与集体管理

版话2018-07-06 08:54:46

 

导语:近日,《极限挑战》未经作者授权使用ACG音乐作品《权御天下》作为节目背景音乐的纠纷引起业内关注。一直以来,电视台使用音乐的问题都是一笔糊涂账,电视台、作者、音著协之间难以形成清晰的授权许可付费链条,往往会造成一种作者无助、电视台委屈、音著协尴尬的局面。

1.事件回顾

 

《权御天下》作者“@墨兰花语”及其所属ACG创作团队“@欢天喜地敲竹杠”发出维权微博

 

 

《极限挑战》官方微博正面回应

 

 

“@欢天喜地敲竹杠”以侵犯署名权为由,表示已由律师负责处理相关事宜

 

对“@东方卫视极限挑战”微博回应的解读

 

@东方卫视极限挑战”共做出两次回应,较早一条微博反应迅速、态度诚恳,但存在诸多漏洞;第二条微博态度明确,表示此次使用《权御天下》音乐的情况属于“先使用后结算”,电视台每年会向音著协缴纳“一揽子”版权费,因此电视台已经履行了付酬义务,不存在侵权问题。


第一次回应的内容首先混淆了“法定许可”与“合理使用”两种著作权制度,且具体适用有误。其中第2点认为电视台使用音乐作品的行为符合法定许可的情形,并适用了《著作权法》第44条的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已经出版的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支付报酬。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但《权御天下》作为网络传播的ACG音乐作品,并不存在“已经出版的录音制品”。其实此处适用第43条更加合适“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他人已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支付报酬。”但同时,电视节目中使用背景音乐,并不是单纯的播放,而是要通过使用这首音乐来丰富自己的节目内容,因此并不在《著作权法》第4344条“播放”的范围内,2015年发布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综艺节目著作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明确“摄制综艺节目使用音乐、舞蹈、演说、戏剧、杂技等作品的,应当取得该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显然未将综艺节目使用背景音乐的情形纳入法定许可的范畴。紧接着在第3点中,节目方面认为电视媒体是非营利性的,按照制作惯例,使用30秒以内的音乐不存在版权问题。这确实是电视制作行业内一直流传着的、并且被大多数制作人员认为是真实的法律规定的一条误传,是将电视台使用较短音乐的情况归结为法律上的“合理使用”,因为只有在符合“合理使用”的情况下才可以不经许可、不支付费用的使用他人作品。我国《著作权法》第22条列举了12种合理使用的情形,综艺节目使用背景音乐并不符合其中任何一种情形。况且,在现实环境下,电视媒体已经很难再被认定为非营利性了,这也就缺少了构成“合理使用”的最基本的要件。


另外,第一条回应对于署名权的解释比较苍白,如果担心影响节目画面效果,制作单位可以在片尾罗列本期所用音乐及作者信息,只是现阶段我国媒体行业普遍没有这种习惯。事实上,这类纠纷如果最终被认定为侵犯署名权,法律责任一般也仅限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因此在署名权问题上第一时间就诚恳道歉的做法更为妥当,“@欢天喜地敲竹杠”后续针对署名权的维权,也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相对的,节目方第二条微博的回应是比较有力和机智的,并没有强调自身行为符合法律规定的哪一类特殊许可情形,也没有推卸责任,只陈述向音著协付费的事实。与音著协签订一揽子许可使用协议,是目前国内主流媒体解决音乐使用问题的通用做法,一揽子协议中的授权许可范围也确实包括将音乐作品做背景音乐使用,这就使电视台有了免责的理由。


3音乐作品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在电视台实际适用中的困境

 


电视台使用音乐作品的需求巨大,每使用一个作品就要向作者获得授权是不现实的,因此著作权集体管理是解决这一问题最有效的方法,对使用者和著作权人双方都有利。《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第4条:著作权法规定的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复制权等权利人自己难以有效行使的权利,可以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进行集体管理。《音著协章程》第16条:为集体管理的目的,对未加入协会的音乐著作权人,本协会也为其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并向其分配。《音著协章程》的法律效力虽然有待商榷,但基本上获得了行业内的普遍接受,因此基于上述两条,音著协有权代理注册会员的六项权利以及非会员的使用费代收。但长久以来,这项制度在电视台实际适用中一直存在几个突出问题,导致因此产生的纠纷越来越多。


首先,音著协与电视台的一揽子合作协议依据的付费标准是《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支付报酬暂行办法》,涵盖的著作权人范围包括会员和非会员。显然,在此情况下音著协能够授权的范围仅限于法定许可的范畴,即“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但据了解,一揽子协议实际的授权使用范围涉及到广播权、表演权、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多项权利,对于会员来说,以播放录音制品的价格授出了多项权利,对非会员来说,还加上了越权代理的问题。


其次,电视台向音著协付费的通常方式是今年统计上年使用量后支付上年费用,而音著协向著作权人分配使用费的时间则更为滞后。对于每年能够收取到一定使用费的著作权人来说,他们也许会知道电视台使用自己的作品会在下一年支付费用,但对于从未收到过音著协代收使用费的新作者来说,看到电视台使用了自己的作品,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自己被侵权的。


最后,音著协代收使用费后如何分配,一直没有公开透明的机制。电视台向音著协付费一般是按照广告收入的一定比例或者全年播放音乐总时长来计算的,而能够向音著协提供每年使用清单的电视台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即使能够提供,也大多局限于歌曲,对于背景音乐等纯乐曲,基本上无法提供作品名称和作者信息。而《权御天下》这类二次元的主要在网络世界传播作品,其作者真实信息也很难获取。因此,音著协代收的使用费很难落实到每一位作品被电视台使用了的著作权人手中,即使是得到了使用费的那部分著作权人,实际得到的使用费也和自己作品被电视台使用的真实情况无法挂钩。

结语:

 在国外,电视台使用音乐作品也是通过集体授权,区别在于,国外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不限于一家,每家组织只与一部分著作权人或唱片公司签约,对其代理的作品有完全的代理资格,有健全的授权、定价、分配体系。我国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目前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著作权的特殊性决定了集体管理制度是必要的,相关行业的从业者,应该共同努力改善这项制度而不是舍弃它。笔者认为,音著协等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可以考虑与社会公司合作,下决心、花大力气、有针对性的解决前文所述问题,使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真正造福著作权人和使用者,为我国版权环境的整体改善起到应有作用。

注:本文由版话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版话自媒体与您分享文化传媒行业内的热点、动态、原创文章。

微信号:ban_hua

投稿及合作请发送至:rdfaw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