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握手言和背后,国家版权局有着怎样的考量?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圈中人导读:自从去年存量版权被分割殆尽后,行业一直以“后版权时代”来形容今后的在线音乐市场。而此次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达成合作,可以说是重新定义了后版权时代。


综合自界面、虎嗅网、音乐先声等



临近年关,没想到之前在音乐版权问题上掐了好几轮的腾讯和网易,终于有了握手言和的苗头,确切的说应该是国家版权局给音乐爱好者送上的新年大礼。


昨天(2月9日),国家版权局宣布,在其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


截图来自国家版权局


同时,双方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并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这也意味着用户将不用再为播放列表里那些“灰名”歌曲而苦恼了。



网易科技称,继从腾讯音乐获得环球、华纳、索尼等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以及王菲、王力宏等歌手曲库的转授权后,网易云音乐此次又获得腾讯音乐独家代理的简单快乐、梦想当然、灿星文化、种子音乐、华谊音乐、韩国CUBE娱乐等厂牌资源,以及苏打绿、光良、汪峰等热门歌手曲库。


也就是说,当你再次打开网易云音乐,下面这些热门艺人的歌曲将不再是“灰色”:


苏打绿、光良、汪峰、江美琪、苏运莹、姜育恒、戴佩妮、弦子、吴克群、泫雅、李荣浩、张靓颖、张碧晨、刘思涵、孙子涵。


网易云音乐置顶微博截图


国家版权局指出,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此次就网络音乐版权达成合作,有利于网络音乐作品的全面授权和广泛传播,对维护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秩序、建立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生态起到积极作用。


国家版权局还表示,自2015年组织开展网络音乐版权秩序专项整治以来,网络音乐侵权盗版得以有效遏制,网络音乐版权秩序明显好转。


据雷帝网此前报道,腾讯音乐已于2016年下半年开始实现全面盈利,2017年净利润超过16亿,2018年预计净利润还会翻番。最新数据显示,QQ音乐付费绿钻用户累计超过1.2亿。


网易云音乐则于去年4月,完成7.5亿元A轮融资,估值达到80亿元。截至去年11月,用户数达到4亿。


版权曲库规模相对较小的

网易云音乐会因此“得救”吗?


首先,请注意版权局公告里的第一个关键词组:“独家音乐作品”。

音乐作品的版权不仅包括录音版权,也包括词曲版权。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2017年买下的独家音乐作品为例,既有环球音乐的词曲版权,也有其录音版权。而就各大数字音乐平台来说,最有价值的是录音曲库,其中不含翻唱的录音版权,因之“绝对有效版权数量”是网易云音乐最值得争取的部分。

而国家版权局公告中的“独家音乐作品”这个用词,就非常值得玩味了——这其中,除了最有价值的录音版权,也包括了词曲和翻唱作品版权。

再来注意一下第二个关键词组:“99%以上”。

事实上,“99%以上”的要求并不算强人所难。以前腾讯音娱官方宣称对外授权的独代音乐比例也有96%,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零头。而数字音乐产业发展到2018年,从业者们的一个共识是,版权曲库的总规模并不重要,有效数量才是关键。

再来做道简单的计算题:

前提1:到2017年6月,TME拥有1700万首数字音乐的代理权(即大家通常所说的版权曲库。腾讯从未公开自己的独代版权规模,但鉴于其已有环球、华纳和索尼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的数字音乐独代权,再加上英皇、华谊兄弟、杰威尔、YG等一众唱片公司和李宇春、苏打绿、王力宏等艺人,总规模不小),其独代曲库恐不会低于500万首;

前提2:对音乐平台来说,大部分用户使用的核心曲库规模为3万~5万首;

前提3:按版权局的“互授99%以上独家版权”的要求,腾讯音娱的音乐版权最多有1%独家曲目可以保留;

计算一下:不计独家,腾讯音娱最多可以保留17万首;计算独家,估计最多保留5万首左右音乐。

结论:核心关键曲库非常容易留在不授权的1%的范围内。

不要小看这1%。网易云音乐在2017年7~8月下架1%的歌曲,就令大量歌单大面积变灰。而且即便有99%以上的版权开放授权,也意味着双方可以保留1%左右的独家核心曲库,这是为了保证各家曲库的差异性,否则干脆都下架算了。


第三个关键词:“相互授权”。

这意味着,不仅腾讯音娱的曲库需要对网易云音乐开放,反之亦然。网易云音乐拿下的数字音乐版权不多,包括爱贝克思(avex)、米漫传媒、Kobalt Music、丰华唱片、天娱传媒等,总体规模可以自行想象。

所以在“互相授权独代音乐版权”的要求下,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奇观:腾讯音娱开放的独代版权数量远远多于网易云音乐。

多出来的独家版权,可以开放,可以授权,但腾讯音娱不可能免费授权,也不可能做亏本买卖。网易云音乐能不能将腾讯99%的独代版权全部买下来,就得看丁磊愿不愿掏钱了——一个可供对比的数据是:腾讯在2017年5月购买环球音乐的录音版权的独家代理权,花费在3亿美元以上,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的A轮融资规模为7.5亿元人民币。

所以在互相授权的要求下,考虑到买入和卖出的价格因素,就算是100%开放授权,同行也未必有能力全买下来。“99%以上”的要求更像走过场。


一个确定的事实是:网易云音乐的境况,至少没有2017年那么差了,但要说彻底取代其它音乐App还比较难。毕竟,目前没有和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互授的阿里音乐手里还有BMG、华研等数百万的版权曲库,而太合音乐手里也有摩登天空、京文唱片等版权。

版权局帮大家将“互授”的大门打开了,但请各位还是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有情怀没钱别进来。


存量版权分割殆尽

迎来真正的后版权时代


自从去年存量版权被分割殆尽后,行业一直以“后版权时代”来形容今后的在线音乐市场。而此次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达成合作,可以说是重新定义了后版权时代。

 

为什么这么说?在此之前,我们讨论各种问题的背景都是存量版权被几大平台独家分割的状态;而如今,相互授权成为主流,也就是说原来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版权也不再是决定某个平台生死的决定性因素。这是以后我们思考行业问题的新背景。

 


很显然,这个背景将深刻影响着版权相关的利益相关方:唱片公司、音乐人和音乐平台。

 

得益于近年来的版权竞争,唱片公司俨然已经从无人问津的山中客变成了各大音乐平台笑脸相迎的座上宾。

 

2017年某音乐论坛上,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称“各家(平台)一年向唱片公司支出的版权费以亿来计算”,摩登天空CEO沈黎晖也坦言现在唱片公司拿的钱比以前翻了好多倍。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去年环球音乐的独家版权报价从3000多万美元最后炒到了3.5亿美元以上,堪称天价。


而在版权全面共享后,长期处于虚高状态的版权价格将回归理性,以前“100万首烂歌搭配300首好歌”的套路也将不再适用。这意味着一方面唱片公司从音乐平台拿到的版权授权费将有所降低,另一方面或许也将进一步刺激唱片公司花大力气去探索造星、推新,从演出、经纪等版块拓展收入,以免坐吃山空。

 

对于近年被争抢的音乐人来说,版权共享有利有弊。作为增量版权的核心,原创音乐人仍会是各大平台在版权布局上的重点。同时,由于音乐人的版权分布较为零散,版权数量并没有达到一定量级(不足以达到强制转授权的层面),具备一定市场号召力的头部音乐人将继续获得大量支持。而头部以外的大多数音乐人,面对版权共享后的更多主流艺人的竞争,宣推资源的稀缺问题或许会加剧。

 

音乐人李志


而对于从行业洗牌中脱颖而出的各大音乐平台来说,版权不再成为自身发展的命门后,也将把更多精力放在关于产品功能、品牌营销和商业探索等层面。


对于整个音乐行业来说,少一些对于版权的狂热,多几分踏实做事的初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