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违禁娱乐 | 消失的音乐节——伊朗当代艺术的黄金时代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X-Live”



▲1972年的设拉子艺术节演出——Hymnen. 


设拉子艺术节(Shiraz Arts Festival)在1967年的设拉子(伊朗一城市)首次亮相,它的发起者之一便是伊朗王后Farah Pahlavi,这个盛会的目的是让东方与西方的表演艺术能够在同一个地方交汇、切磋,同时,它还承担了重要的任务——推广波斯传统音乐,以及为本地艺术家的最新音乐与戏剧作品提供舞台,这使它在众多国际音乐节中脱颖而出。


艺术节诞生的背景是当年的伊朗在经历了民选政府被推翻、社会走向逐步西化的道路后,由美国扶持的独裁者巴列维国王开始了影响深远的“白色革命”,农民拥有了自己的耕地、妇女拥有了选举权、少数信仰群体也第一次与穆斯林实现了平等。


设拉子艺术节正是伊朗大步迈入现代化的体现之一,也是对文艺领域颇为关注的王后Farah Pahlavi为伊朗促成的重要文化成果。设拉子艺术节曾因其高质量的演出而全球知名,它的鼎盛时期堪称是全世界最具冒险性和独特性的艺术节之一。


▲ 伊朗王后 Farah 与 John Cage 和 Merce Cunningham在1972年的音乐节见面。


这个持续10~14天的艺术节曾经一度成为本地观众与各种先锋音乐、舞蹈、戏剧作品的纽带, 而不幸的是,1978年,这个艺术节因伊斯兰革命(Islamic Revolution)的掀起而取消,再也没能重回人们的视野。


现在,我们只能看看曾出现在这个艺术节Line Up中的大师,尝试一睹这个盛会的昔日光辉吧。


Jerzy Grotowski


二十世纪剧场大师,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Stanislavsky) 、布莱希特 (Brecht) 、 阿尔托(Artaud) 同为影响当代剧场最为深远的导演和理论家 。


Grotowski 认为大量运用灯光、服装、化妆、布景的演出形态实际上扼杀了剧场最重要的元素:人与人的直接面对。相对于他所称之于“满盈的剧场”(Rich Theatre) , Grotowski 提出“贫穷剧场”的原则,舍弃遮盖演员躯体的装饰,试图透过身体技艺的训练来展现人的本来面目。在他的剧场训练中,运用了各个古老传统文化戏剧的演出技巧,但并非仅止于学习陈套的模式,而是希望藉由演练先人累积传承的世代记忆,用身体知觉来重现表演时的状态。


他的重要剧场作品有:《卫城》(Akropolis)、《浮世德博士》(Tragical History of Doctor Faustus)、《忠贞王子》(The Constance Prince)、《启示录变相》(Apocalypsis cum figuris)。《忠贞王子》的主要演员Cieslak 在这出戏中被认为完全体现了“贫穷剧场”理论,散发出某种“精神之光”,他也被誉为最伟大的演员之一。


Peter Brook


他被誉为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剧场大师,也是将理论运用在作品中最成功的导演。因为跨界他很有兴趣研究剧场与电影之间的差异,他的很多作品如《樱桃园》、《卡门的悲剧》、《摩诃波罗多》都分别有剧场版与电影版,《卡门的悲剧》甚至因为女主角不同而有三个版本的影片。


彼得·布鲁克的父母是俄国的犹太人,因为躲避大革命而举家迁往伦敦;他的作品也被认为带有“俄国式的忧郁”,一种对即将消失之美好事物的眷恋,与无法让自己固定在某个特定空间的漂泊感。


▲ Oberon from Peter Brook's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1970)


John Cage


美国先锋派古典音乐作曲家,勋伯格的学生,著名实验音乐作曲家、作家、视觉艺术家。1912年9月5日出生于洛杉矶。从1950年起,他的名声和影响波及全世界。1961年,他的演讲、论文集以一个意味深长的书名《无言》出版问世;从此确立了他作为当代一位主要的音乐理论家和美学思考家的地位。作为“机遇”(chance)音乐的代表性人物,他曾深受远东哲学、美学、尤其是佛学禅宗和中国《易经》的影响。


约翰·凯奇一生中最为石破天惊当然也是最著名的音乐作品当属《4分33秒》(首演于1952年),该作品为任何种类的乐器以及任何数量的演奏员而作,共三个乐章,总长度4分33秒,乐谱上没有任何音符,唯一标明的要求就是“Tacet”(沉默)。作品的含义是请观众认真聆听当时的寂静,体会在寂静之中由偶然所带来的一切声音。这也代表了凯奇一个重要的音乐哲学观点:音乐的最基本元素不是演奏,而是聆听。

▲ David Tudoe (左侧)与John Cage(右侧)在1971年的设拉子艺术节上表演。


就算是在当代,能在一个音乐节上请到这么多现代艺术大师都是令人惊讶的,何况是上世纪的伊朗。实际上,1979年前的伊朗是一个开放、包容、鼓励东西文化交汇的土壤,而伊朗宗教领袖 Ruhollah Musavi Khomeini 1979年上台后,提出反对“Westoxification”(西方毒化),他认为西方在道德和性方面极其堕落,但这种作风也正在穆斯林国家蔓延,因此伊斯兰神职人员有必要制定出严厉的规则遏制这种势头。他禁止了西方的电影、音乐、书籍,强迫妇女戴上希贾布(穆斯林妇女穿着的面纱或头巾),并抨击伊朗的精英阶层陷入了对外国人的迷恋之中。 “戴着欧洲礼帽,”他写道,“你会在街上游荡,享受着身边的裸女,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却完全不顾这个国家的历史遗产曾经被掠夺的事实。”1979年1月,伊朗国王及王后出逃,革命暴徒开始上街抗议,王后建立的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将1500件西方艺术品藏进了地下室里的储藏室,盛极一时的音乐节彻底停办。


设拉子艺术节虽然已成为过去时,但却给新一代的艺术家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作曲家 Dariush Dolat-shahi 回忆道:每年我都很期待这场音乐节,这是我们了解伊朗之外的音乐的主要来源。


设拉子艺术节同样也影响了伊朗的戏剧。剧作家、演员 Zara Houshmand 注意到,许多伊朗的戏剧导演身上都有 Jerzy Grotowski, Peter Brook, Tadeusz Kantor 以及许许多多其他欧洲前卫艺术家的影子,正是设拉子艺术节的邀请使本地导演能够接触到这些大师。


关于设拉子艺术节的纪录片,通过镜头我们可以看到当年的演出盛况,众多艺术家及王后本人都有出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egUjxJg4bY&t=23s 

(由于视频平台审核没有通过,这里是原视频的YouTube链接)


一些艺术节的现场照片



伴随着一年一度的Shiraz Arts Festival 的举办,伊朗也经历了本国文化艺术的黄金时代,更为新一代本土艺术家提供了惠及一生的养料,而这些影响也正在一代代传递下去。尽管设拉子艺术节因本国的政治动荡而消失在人们视野中,却流淌在了伊朗本土艺术家的血液中——不被遗忘,终得永恒。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