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晋中青晋剧团演出的《玉簪记.偷诗定情》观后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晋中青晋剧团演出的《玉簪记.偷诗定情》观后

/李晋圣

我本十分喜爱晋剧,但对一些新编或者新排的古典名剧,却因大失晋剧韵味,拒而远之。偶然上网搜索喜爱,忽见有晋中青年晋剧团演出的古典名剧《玉簪记》挂在网上,因我和晋中青年晋剧团有点缘分,再加主演李建国也可算是熟人,另一女角王素萍虽不熟,也还认识。特别是该剧的艺术总监史佳花和导演李慧琴两位女才俊又都是祁县“奴儿”,种种冲动,下载观之。这一观,却被该剧精炼之极的剧本唱词、道白以及念对;演员的高超演技;余音绕梁,委婉动听而又充满晋剧韵味的唱腔和音乐设计所深深吸引,剧已终,独自还沉浸在回味之中,猛醒,不禁拍案叫绝。

《玉簪记》是明代戏曲作家、著名藏书家高濂的作品,被誉为传统的十大喜剧之一。它脱胎于元代大戏剧家关汉卿的《萱草堂玉簪记》,并在明无名氏杂剧《张于湖误宿女贞观》和明《燕居笔记》中的《张于湖宿女贞观》的基础上改编而成的。《玉簪记》是写南宋初年,开封府丞陈家闺秀陈娇莲为避靖康之乱,随母逃难,流落入金陵城外女贞观,皈依法门为尼,法名妙常。青年书生潘必正因其姑母法成是女贞观主,应试落第后,不愿回乡,也寄寓观内。潘必正见陈妙常,惊其艳丽而生情,经茶叙、琴挑、偷诗等一番进攻,终于私合。而陈妙常也不顾礼教和佛法的束缚,与潘必正相爱并结为连理。

《玉簪记》一剧词语典雅华美,特别是在《偷诗定情》一折中,通过陈妙常的念和唱,通过潘必正的表演和唱段,将青年男女之间冲破封建礼教和宗教禁欲规制,向往和追求爱情的热烈和畏怯害羞的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

先看陈妙常的四句念白:“静时偏又思动,抱怨俗念难禁。强将经卷压凡心,怎奈凡心更盛”。然后引出了一段忧悒愁闷绵柔的一段唱腔:

 “云淡淡,水悠悠,  

   人倍孤寂景暮秋。

                             懒对黄花怕消瘦                      

 欲诵经时泪先流

  我治相公心头病,

   谁知我心病也久。 

 我送他人定心丹,

  谁送心药解我愁? 

   奴本无意学修道,战乱失依,身无所归,才在女贞观中留。

心如枯木本无忧,偏有春风绿枝头。

自从见了潘相公,琴韵缭绕白云楼。

两处相思一样病,欲诉难诉哽在喉。

两情相牵心同热,欲近还羞怕出丑”。

以上一念一唱,更通过王素萍饰演的妙常精湛而细腻的表演,将一个身在佛门,心思追情、追爱又羞怯的妙龄女子之情表现的淋漓尽致。当“云淡淡,水悠悠,人倍孤寂景暮秋。懒对黄花怕消瘦,欲诵经时泪先流”,四句唱词和后面“奴本无意学修道,战乱失依,身无所归,才在女贞观中留”一句,伴着忧郁的伴奏音乐唱出来时,已经让人明白陈妙常流落女贞观的无奈,更知道她不甘为尼诵经,凡心难禁的心理了。这一段唱腔,素萍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是那样的丰富传神,随着唱词的变化,她将妙常的孤凄、幽怨、无奈、愁闷、思念、娇羞、欲罢又不忍的心理表现的淋漓尽致,出神入化。她始终牵着观众的心,能让观众与妙常同忧、同愿、同羞。她唱到“自从见了潘相公”,一句时,通过她的眼神,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潘公子就在她的眼前。唱“两情相牵心同热,欲近还羞怕出丑”时,那羞羞涩涩,但又激情四溢的动作和面部衣无缝表情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击节称赏。

该剧令人叫绝的另一小生角色是李建国。建国和该剧导演李慧琴是比翼双飞的晋剧大师,建国是国家一级演员,慧琴是国家一级导演,妻导夫演可谓最佳拍档。建国的小生形象早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场由慧琴、建国与王素萍合作演出《偷诗定情》一折,使我感到真是珠联璧合,天衣无缝,可说是最好的生角与旦角的合作,效果确实不错。王素萍扮演的妙常扮相俊美好看,而且唱腔也特别动听,我非常喜欢。不过李建国饰演的潘必正一角,同样让我惊叹不已。李建国不愧是名角,他凡上台气场就那么强大。那一举手一投足,把一个风度翩翩又多情的书生演的活灵活现。他演的潘书生,感情内敛,外表稳重温厚,骨子里却是执着深情,彬彬有礼的书生。

《偷诗定情》这折戏很难演得好。潘必正发现陈妙常写情诗,于是有恃无恐,有调戏,有挑逗,有拖曳,甚至还有顺着妙常假意要向必正姑母观主法成告发他的轻佻时耍赖情节,整个过程,其实就是调情,但要把戏剧中的调情表演好,让观众接受还不生厌,这对于文小生类型的演员来说是极大挑战,而要演得好看,有趣,则是更难了。

然而李建国演的潘必正做到了。造型上,建国不油滑,不郎当,不轻浮。表演上,有挑逗,但不迷色,有耍赖,但不奸猾。建国的表演拿捏得十分准确,既不温也不过火。更重要的是,建国能凭借自己丰富的表演技艺,通过面部表情和声情并茂的道白,让人确确实实感到潘必正是一个至情至性,对陈妙常一往情深的谦恭君子。

《偷诗定情》中,有一段潘必正赞叹妙常的唱词很值得爱好诗文的友人欣赏。

当他进楼看到妙常在榻上托腮假寐时,非常惊叹,潘必正唱:

“闭目垂眉锁隐忧,

玉腕拢腮含娇羞。

嫩蕊静静吐芳馨,

兰气微微送温柔。

四句唱词写的精美绝伦,精准地为潘必正心中视妙常为“分明仙子天外客”做了神笔铺垫。

更值得一提的是建国饰演的潘必正还有一段精美唱腔,他在陈妙常唱:

“君是飞鸿过路客,

相恋又怕难相随。

君若金榜题名时,

哪管寒梅已憔悴。”

的担忧之句后,潘必正唱道:

“小生虚度二十岁,痴心相恋真情相爱第一回。

投观初识仙姑美,闻琴仰慕心已醉。

弈棋顿觉意趣同,弄弦更喜两情相映共生辉。

男儿愧洒相思泪,不敢诉说怕冒昧。

多亏送来救命药,药到病除、爱已深深藏心扉。

今日偶见女儿词,必正是欣喜若狂、胆大也妄为。

两心恩爱已难分,天赐你我夙愿随。

你是冰清玉洁一株梅,我愿春风化雨护香蕾。

你是一尘不染云中君,我愿魂飞千里苦追随。

今生我若负了你,化作钟鼓让你痛打让你捶。

今生我若负了你,

天诛地灭、雷轰电劈、

断手断脚、缺心缺肺,

来世做个缺德鬼”!

建国的演唱简直神了,他的演唱时而平缓深情倾诉,款款表达爱慕之情,时而慷慨激昂地唱出心底的正誓,平稳中和言悦色,激昂中气冲霄汉。让人百听不腻。可称得是晋剧唱段之精华。

该剧成功之处还有整剧的音乐设计和乐队的伴奏非常精彩。由秦书瑞、郭海成、王春杰三人设计的整剧的音乐,有改革,但绝没丢失晋剧本质韵味,设计的精妙绝伦。乐队中加入了小提琴、笛子和琵琶等乐器的独奏乐句,演奏娴熟,和晋剧四大件乐器配合的严丝合缝,非常巧妙动听。另外薛勇的化妆之技也是神来之笔,值得点赞。还有该剧的剧务竟是国家一级演员靳宝雄,可想而知靳宝雄定是一位甘为人梯,从点滴小事做起的大美之人。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