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音乐联盟

夜店,派对动物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严重警告:搜狐号“摄一脸说一脸”,请立即停止你的侵权行为,尊重知识产权,本人从未开通“搜狐号”,请好自为之,切勿继续触及法律,回头是岸。

http://mp.sohu.com/profile?xpt=cGFuZm90b0Bzb2h1LmNvbQ==&_f=index_pagemp_2


一、侵权类型

1. 冒用他人身份注册账号; 
2. 抄袭他人文章,或非授权转载他人文章,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行为; 



一篇关于我拍摄了十五年的作品《夜店众生相》,刊发于法国媒体Asialyst,感谢专栏作家Leo女士。文中展现县城青年王小攀童鞋的街头混混经历,从小县城到西安、福州、兰州、杭州、乌鲁木齐、再到北、上、广等城市大大小小的夜猫生活,采访内容详见图片最后,作品幻灯详见以下链接:

https://asialyst.com/fr/2016/11/10/disco-a-gogo-avec-wangpan/


夜店:派对动物

                                                 王攀

 

人们拼命挤进城市最隐秘的暗夜中,脱下面具,开启赤裸裸的狂欢。所有的人形瞬间迸裂,所有的欲望汹涌澎湃,男人,女人,不知来处,不知归途,汇聚一处,像出笼的野兽横冲直撞,遵循本能寻找最原始的快感。它们粗暴地将手伸向诱惑,疯狂地肉体交缠;它们即哭且笑,欲遮还羞,呻吟得故意,扭动得妩媚;它们忘却了尘世,手里眼里心里,蔓延着最直接的性感、魅惑与香艳。热热辣辣的极致挑逗、起起伏伏的温柔曲线、光怪陆离的酒色财气在荷尔蒙与或劣质或精致各色体味交织的空气里,夜复一夜,循环上演,最终氤氲出无数淡漠与脆弱的面容。它们蓦然发现,尽管不断地走出白天,投入黑夜,寂寞却并没有远离,依然紧随其后,脆弱显形。

 

Animal Party 

Wangpan

 

People crowd in citys most hidden dark night desperately, taking off their masks, tearing off their disguise, outpouring all the inside lust and bursting out the body shapes. Men, women, who all have no idea of where they come from, where to go, gather in one place with anxiety, hunger, indulgence, release and numbness, like rampaging wild beasts which are just being loosened form its cage. There, they only follow their instincts to find the original pleasure.

 

They bump, stroke, gnaw, bite, roar and reach out their hands to hug the tempting illusion, addicted in the crazy interlacing of flesh. They are laughing and crying all the same time, with the attempt to cover themselves with some kind of shyness. Forgetting about the earthly world and indulging into the spread with the straight whiteness, sexy, sensuality and floweriness within hands, eyes and hearts, they twist their bodies with deliberate and attractive groan.

 

In the darkness, with the play ofthe lustrous and dazzling dissipated lifenight after nightincludinghot and extreme filtering, the ups and downsof bodys curves, the mixture of hormone and various or inferior or delicate body odor, finally they just expose many indifferent and fragile faces. People just suddenlyfigure out that although they walk out of the daytime and immerse themselves into the endless nights frequetely, loneliness has never been away from them, instead, it follows them tightly and betrays their fragility.

 



法国媒体Asialyst专栏作家“六”的专访:


 

六:我想问你是怎么开始去迪厅,当时几岁?你老家什么时候开始有夜店呢?当时是什么样呢?那时候怎么玩? 喝酒,跳舞,吸东西么?跟你一起玩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我的老家在西安市临潼区,距离秦始皇陵不远的一个小县城,至今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夜店,只在1995-2000年左右KTV盛行中国大地的时候出现过大舞厅,DISCO音乐只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大约有15分钟的时间,伴奏音乐是一些叫“荷东”“猛士”之类的强劲快节奏音乐,都是用磁带插扬声器的那种,其他时间里都是些慢三慢四的交谊舞曲,我因为有段时间特别喜欢唱歌,便在一位大哥的带领下去负责唱歌,在DISCO音乐响起时去跳霹雳舞,那时候特别盛行跳一些叫做:太空、柔姿、滑步、弹簧步之类,每当跳起时都会围城一个大圈观看,而我就像一个耍猴的。去大舞厅里玩的大多是一些时髦青年,社会小混混,经常会因为一些小摩擦打的头破血流,或者因为某一个女生,而我当时十五岁,初中毕业。

还有一种是在108国道边的乡野大舞厅,大多是在路边的农田地头,用水泥抹平一块地方,挂几个彩色灯泡,找个录音机和和几个喇叭,就算是一个大舞厅了,那时候,和几个小伙伴一起,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几个乡野大舞厅之间,带上自己的猛士磁带,到处去张扬炫耀自己的舞姿,哈哈,想起来真好笑,也真是贾樟柯电影里的画面,那时候特别乡野、特别单纯、没有什么特别不健康的违禁品,就是抽烟、喝酒、对着姑娘吹口哨、打架、赛摩托车,那时候我留着长发,属于特帅的异类,总带一只白手套耍酷。不过有听说一些人碰违禁品被抓了。跟我一起玩的都是些同学和街头小混混,可能当时他们觉得跟一个会唱流行歌唱,跳霹雳舞、留长发的人在一起特别有面儿。后来,我又去国道边的KTV里玩,感觉那里软包的空间里,唱歌更有效果、跳舞也更有面儿,那时候我不想上学了,就在做最初的DJ工作,放一种大的黑胶LD,别人点歌写一个目录里的数字,我找出相应的歌曲那种,后来因为打架我脑袋被破了,家里躺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考虑重新上学。老老实实的。再去真正的夜店,是大学时期,被同学带去当时认为最大的城市——西安,第一次听到汉默Mc Hammer的音乐时的震撼,历历在目,看到台上的DJ和台下一大群在跳滑步的舞者,兴奋极了,就想着有一天我也要成为DJ,哈哈。而我过去的舞步在当时看起来已经不那么帅了。

 

六:你说你曾经当过街头的小混混,有点让我想到贾樟柯电影里的人物呢,这具体是什么意思呢?你都做过什么? 

我:哈,这个问题,前面已经写了一些了,其实当时的我在现在看来只是有点调皮,就是抽烟、喝酒、对着姑娘吹口哨、打架、赛摩托车,几十人在大桥下打群架死过人,派出所找到家里来好几次,我也因为打架被学习辞退,哇哈哈,好精彩的人生不是吗?嗯,也因女孩子被打的头破血流,记得我的血撒了半个篮球场,脸肿的像猪头,后来躺了一个月,我又被打我的人揍进了医院,现在想起来很可笑,不过,谁没年轻过呢。最出格的在街上有人看我一眼也会打别人,这个太坏了,我要检讨,完全陌生人,在学校经常翻墙而出,同学们起外号“特工”,其翻墙特厉害,好好笑,上次回老家见到当时和我一起的那些同学都觉得好好笑,而我还是没变。

 

六:你还当过DJ呢,你那时放什么音乐风格呢? 打的是黑胶还是MP3呢?你怎么找音乐呢?

我:嗯,做过DJ,打过派对,HIPHOPtrance、迷幻电子之类的,HOUSE不喜欢 。我主要是玩黑胶搓盘,过去是玩黑胶,是贵又重歌儿还不多,后来出了个MP3转换器叫RENE(莱恩)可以转换MP3音乐,用数码黑胶+电脑就可以,我的音乐除了DJ间的交换,就是买CD,当然也会去网上下载。


六:派对动物主要在哪些地方,哪些城市拍的?

我:主要是在上海、北京、西安、广州、杭州、福州、乌鲁木齐等等城市,我大概去了上海所有的夜店,每去一个城市的当晚都会先去夜店,就觉得去哪儿最自在,也最容易沟通。


六:出现在照片中的人你认识么还是是陌生人?

我:这些人有认识的,但大多是陌生人,陌生人见的多了也就成熟人了。


六:你现在还去不去夜店?

我:现在年纪大了,不常去,大多是HOUSE音乐,特别闹,不喜欢,朋友打的派对会去,有一些世界百大DJ来北京也会去看看的。


六:你认为自从开始玩夜店到现在人玩得有什么不一样?

我:除了真的喜欢去聆听某一种类型音乐,去跳自己喜欢的舞步,去发泄或者去夜店谈生意、拉关系。但夜店对大多数人来说永远的主题就是那些,性、男女、烟酒,永远不变。

音乐不再在是纯粹的HIPHOP,会加入RABJAZZ,RAP之类的,但对现在的我来说,消费的就是自己的脆弱寂寞,现在我有老婆孩子,倒头睡着,根本来不及去想还去不去夜店。





举报 | 1楼 回复